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---绣禾木子

自信与快乐同在! 温馨和魅力同行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鼠猫理论  

2013-01-21 17:37:23|  分类: 生活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女人: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魔鬼;

男人:一半是绅士,一半是流氓;

友谊:一半是牵挂,一半是提醒;

爱情:一半是激情,一半是执着;

家庭:一半是依恋,一半是责任;

工作:一半是马屁,一半是能力;

人生:一半是现实,一半是梦想;

幸福:一半是金钱,一半是满足。

这确实是个严寒的冬天,对于那些在茫茫商海中寻求机会、相互绞杀的人来讲,京城这个冬天的经济好像饱和了一点。

对于想下海的文化人,大多磕磕碰碰,已失去了任何吸引人的期望。不平衡也罢,平衡也罢,似乎只有甘于做学问,甘于写文章,甘于寂寞,甘于人文精神被商品经济所吞没,甘于芸芸众生的麻木和平庸。总之,这是一个糊里糊涂的冬天,是个生意不好做的冬天,是个一般人看来没有机会的冬天,是个经济人对文化人没兴趣、文化人对经济人也失其所望的冬天。如果用模糊的感觉来说,冬天干燥,多风沙。人们不兴奋,黯淡,晴朗的天气少,到处是焦灼的面孔。

来到京城,他想忙忙碌碌地展开活动,实际上又不可能忙,虽然已经在不止一个文化沙龙中,张扬了他宏伟的、诱人的文化经济一体化的操作。然而,这个操作要向前发展,还必须有更多的实际行为。 对人性的调动要和对金钱的调动结合起来。需要资金的注入,需要用资金来做几个更像模像样的招牌。面对京城的企业家,他现在还不敢太张扬自己,同行相斥,同行之间有足够的警惕,他还没有做好局。而面对文化人,他已经打出一张又一张的招牌来套他们。当然,这件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要耐心地来。

他深信一点,在这个世界上玩经济,玩政治,玩人,玩钱,最高的手段是空手道——从无到有。何况对于他来讲,带着名片上的一大堆头衔,口袋里装着几万元钱,已经不能说是一无所有了。

一个破了产的实业家,现在踏入京城,而且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季节,经济机会显得非常渺茫。他要在这里立住脚,打开天下,不是件太容易的事情。但是,他从骨子里有一种很从容的自信。因为在他的眼里,这个世界的缝隙太多,机会太多,任何地方都可能挤进去,都可以分而治之,都可以在裂缝中找到足够的生存之处。


一只老鼠,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存之处。因为它的眼光细小,它的眼光锐利,它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角落。他常常很欣赏老鼠的独特角度:取低位,用一个俯下身来贴近地面的角度来观察世界。这样你就安全得多,阴险得多。别人发现不了你,你恰恰能发现别人。你能看到每个人脚步的犹豫、踌躇,从而露出的心理的每一个细微活动。你可以看见每只脚的自尊和自卑,高贵和卑贱,挺拔和懦弱,僵硬和柔软。也许那些伟岸的人正在说说笑笑,高谈阔论,他们的笑脸背衬着蓝天。实际上,他们的脚也可能在局促地颠动,也可能在不安地抖动。没有人看见他们在脚上露出的秘密。

只有老鼠可以安安全全、东张西望地在世界上跑来跑去。如果躲开了猫这个天敌,这个世界对于老鼠是相当广大的。一只老鼠在京城找到一个窝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。只要这么想一想,用老鼠的眼睛看看世界,就有了很多智慧。他现在就用老鼠一样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,窥探这个世界。

到了任何地方,他热衷于从沙发坐垫里,抽屉的角落里,立柜的缝隙里,发现这样或那样的遗失物品,这个嗜好成为大家谈笑的话题,也成为他炫耀的一个小小手法。当他把这个行为概括为自己善于把地下的财富挖出来,提到这样一个哲学高度的时候,引发了一个戏剧性的线索。

一个远房表叔曾经讲了一件事,说有两大笔财产还埋在地下。一笔,似乎是红军年代的一批金银财宝,埋在一个山区的洞穴里;一笔,是眼下还说不太清楚的一个什么家族的渊源,就埋藏在江苏某个小镇的一所民宅下。在场的人都把这种说法当做过耳风,惟有他觉出了这里的价值,他只略微问了两句,马上把这个话题叉开了。之所以叉开,不是觉得这个话题没有意义,恰恰是感到了这个话题的重大意义。


老鼠在这个世界上跑来跑去,正是它贴近地面取低位的角度,能够发现很多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。他崇尚古文化,对《道德经》尤为推崇。柔弱胜刚强,柔弱如水,乃是大道。水比老鼠更彻底,永远向低处流,永远居低位,永远柔弱至极,柔弱至无形,永远不争高,不争强,不争胜,永远不采取正面出击的方式,而竭尽迂回、围绕、渗透的手段。

无为无不为,结果成为汪汪洋洋的大道。

他觉得自己像水,没有棱,没有角,不露出自己的拳脚、爪牙、嘴脸,不露出自己的目的和心计,不直来直去。而是慢慢地泛开来,漫开来,就着地势不拘形态地流淌,分合,散聚,直行,迂回,向低处去,向缝隙去,化整为零,化零为整,渗透一切缝隙,摇动一切坚固的根基。耐心,反复地浸濡,浸泡,就势,就形,聚成一股势力,向前涌动。裹挟着泥沙,裹挟着一切漂浮物,壮大自己的声势,汲取途经的一切涓涓细流。

遇到更广大的河床,不怕,流过去,漫开来。水位低不要紧,逐渐再聚起来。遇到更大的水流也不要紧,流过去,和对方混合为一,最后,你中有它,它中有你。因为你更智慧,更随意,更看清地形地势,于是乎,它又随着你往前流淌。

水乃大道。

《道德经》反复讲,柔弱至水,上善若水,水乃大道。

他经常叹息,在这个世界上,有人走不过去的地方,没有水流不过去的地方。水,总有安身之处,水,总有出路。

水尤其地耐心,阴险。他很喜欢“阴险”这个字,愿意用这个词来评价自己,这样评价自己的时候,感觉目光不俗。

最低位,有时候也是最高位。


他喜欢老鼠,还喜欢猫头鹰。

夜晚,猫头鹰停在高高的树杈上,眼睛雪亮,看着底下灯影丛中的房屋、人物,真是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独特的观察角度。

这几个人,在灯窗内设计这个阴谋。那几个人,在树阴下商量那个隐秘。他们平视的目光看不见周围的监视。只有猫头鹰居高临下,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。

他明白,人之所以愚蠢:第一,眼睛向前看,经常忘了往后看;第二,谁也没有朝脚底下看,不知道贴近地面来扫视一下低位的世界;第三,谁也没有爬到树上,从高处往下看。

惟有他习惯往后看,习惯贴近地面看,习惯爬到树上往下看。

从小,他喜欢这样的恶作剧。趴在地上,隐在草堆后面,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地看着人们的脚步从面前走过,听着说话的声音在上面响着,他能够窥探到很多秘密。

他也经常爬到树上看下面的世界,人物、故事活生生地上演着。那些人以为,世界上没有谁能看见他们。可是他却历历在目。

他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你的智谋、你的眼力、你的手段远远高出一般人,那么,就像人可以征服动物界的一切飞禽走兽一样,你也可以征服所有的人。

他个子矮小,但是大脑发达。他研究了中国的面相术,深知自己天生就应该智力过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